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
  • 一個電話,80歲的他還上門服務為老人免費理發 來源:錢江晚報  作者:記者 王麗 通訊員 劉成 韓文婷  日期:2019-03-06
    [導讀]16年不間斷,老何為老人免費理發。 一個電話,80歲的他還上門服務,有時來回要花近四個小時。 而這樣的事情,在過去10多年里,何思一一直在做。

      老何給鄰居理發。

      一把電推子,兩把剪刀,一塊毛刷,一把刮胡刀,一件理發圍布,幾把梳子——綠色的環保袋一裝, 昨天一大早,80歲的何思一就出了位于杭州流水西苑的家門。他要去探望鄰居孫師傅,順便幫他理個發。

      “年紀大了,世事無常,早些年,我和老孫還一塊兒騎車去勾莊。”何思一口里的老孫就住在隔壁幢,有1年多時間,由于病情越來越嚴重,老孫沒出過門。何思一則主動給老孫理發,只要有需要,一個電話就上門。

      而這樣的事情,在過去10多年里,何思一一直在做,服務對象也不僅僅是老孫。

    倒3趟車來回4小時

    只要一個電話多遠都上門

      孫師傅的老伴曹阿姨把何思一迎進門,再和女兒扶出老伴。

      一年多前孫師傅病情加重,生活無法自理,也無法開口說話。為了照顧父親,女兒干脆辭了工作在家幫忙,兒子周末輪班。

      “老孫啊,你福氣的,兒子女兒都這么孝順。”何思一利索地拿出理發工具,給孫師傅圍上圍布,開始理發。剪刀上下翻飛大致剪出個形狀,再用電推子精修一遍;然后用刮胡刀把細碎絨毛仔細刮上一遍,最后用毛刷把毛發清理干凈。

      “老孫,你好好的啊,下回我再來看你。”何思一拉著孫師傅的手,孫師傅說不了話,盯著何思一使勁張了張嘴巴。

      何思一年輕時當過兵,理發的手藝就是當兵那會和戰友互相理發練出來的。

      2003年,文暉樓道黨支部成立。作為樓道黨支部書記,老何就想著能給居民做點什么事兒。想到不少老人頭發都挺長了,想去理發卻十分不便,他剛好有這手藝,于是拎兩張板凳在樓道門口一放,帶著工具,他的露天理發室就這么開張了。

      這一理就一直理到現在,不僅有了專門的理發室,理發業務更是越傳越遠。

      “只要打電話我就去,人家聯系我就是信賴我。”老何的粉絲,近點的在朝暉、打鐵關,遠點的拱宸橋、轉塘都有。只要約好,多遠何思一都會趕過去。

      有一位住在轉塘省人民醫院分院的老人,是何思一的忠實粉絲。幾乎每個月,何思一都會跑過去給老人理發。從家里出發到轉塘,要轉三趟公交,來回路上要花了近4小時,何思一從沒覺得麻煩。反而給老人剪完頭發后,他還順帶著幫其他有需要的人理發。

      約何思一理發的,大多是臥床不起的老人,何思一只能采取或蹲、或半跪、或彎腰的姿勢。因為老人沒辦法配合,這一蹲一彎腰,往往要三四十分鐘。遇上夏天,一次頭發理下來,衣服全部濕透。

    簡陋的沙田里45號

    每周二人來人往

      早上給孫師傅理好發后,下午何思一準時來到沙田里45號。

      門口這間7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間,就是老何的理發室。

      昨天是周二,從2009年開始,何師傅就和居民們約定,每周二下午開張。那一年,在社區支持下,有了這間小房間,何師傅的理發服務從露天的樓道口正式搬到了這里。

      理發室和它的主人一樣樸素,墻上寫著服務時間和對象:每周二下午1點30分到5點,社區60歲以上老人和持證殘疾人都能來這里享受服務。

      幾乎是踩著點的,第一位客人上門了,她是74歲的老鄰居胡愛如。“十幾年了,真當不容易的。他一分錢不收,我們每次理完都只能嘴巴說謝謝。”

      理發室里有個小本本,每次理完發,何思一都會做個記錄。記者翻了翻本子,每周二開張的理發室,多的一下午要接待20多人。僅僅2018年,理發室理發服務總量就達到了299人次。何師傅說,最多的年份達到700多人次。

      理發次數多了,總有人會問何思一這樣的問題:“何師傅您這樣風里來雨里去給人理發,街道一年給你多少津貼啊?”遇到這樣的情況,何思一就朝他們微微一笑:“我有退休工資,也不需要津貼。義務理發是我自己想做的事。”

      就連理發的工具也是何師傅自己掏的腰包。十多年來,他理壞了3把剪刀,4把電推子。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姚鵬
    [責任編輯:]
  • 關鍵字: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