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
  • 勞動關系清晰責難逃 發放社保補貼使不得 來源:中國勞動保障新聞網 作者:施麗娟 日期:2018-10-21

      黃某2015年8月到某駕校從事教練員工作,2017年1月離開單位。離開后,黃某到勞動監察部門投訴,要求單位為其補辦工作期間的社會保險。勞動保障監察員到該單位進行了調查,基本情況如下:黃某2015年8月至2017年1月在駕校工作情況屬實,該單位未為其辦理社會保險。單位認為,首先,黃某原來一直在出租車公司開出租車,到駕校工作后一有空余時間仍然外出開車,與單位不存在勞動關系。其次,黃某已經以自由職業者身份繳納社保,單位不應再為其辦理。第三,單位每月在工資中支付了數百元給黃某作為保險補貼,即使應當為其辦理,黃某應當先將單位支付給其的社保補貼予以退還,單位再為其辦理。在單位與黃某簽訂的勞動合同、工資發放表中,均存在保險補貼的約定和項目,但黃某認為單位存在欺詐,拒不承認和退還保險補貼,要求勞動監察機構責令單位辦理社保登記。對于上述案例,筆者認為,看上去有些棘手,但理清以下幾點后,投訴人的請求將迎刃而解。

      問題一:黃某與駕校是否存在勞動關系?在該案中,我們往往會被黃某與出租車公司的關系迷惑,認為首先要理清黃某與出租車公司的關系,才能解決黃某與駕校的社保問題,其實不然。筆者認為,黃某與出租車公司之間是否存在勞動關系對本案的處理并無影響,因為現行勞動保障法規是承認雙重勞動關系存在的,只要黃某與駕校之間的關系符合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確定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的條件,黃某與駕校之間的勞動關系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單位就存在為黃某辦理社會保險的義務。反之,如黃某與駕校之間的勞動關系存在爭議,則應將案件中止,待勞動仲裁委或人民法院確認勞動關系后再處理社保一案。

      問題二:勞動者個人以自由職業者的身份繳納社保后,單位是否還應該為其申報繳納社會保險?現行的社會保險政策,企業與自由職業者的繳費比例不同,部分單位有著在工資中支付一定金額給勞動者,讓其個人繳費降低成本的想法,企圖逃避單位繳納社會保險費的義務。關于社會保險的法定性、強制性,以及單位繳費與個人繳費的險種、比例等問題已經眾所周知,這里不再贅述。江蘇省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關于印發《江蘇省勞動仲裁疑難問題研討會紀要》的通知(勞仲委[2007]6號)中,對此類案件的處理作了詳細的解釋和說明:

      勞動者以自由職業者身份參加社會保險并個人繳費,或者用人單位和勞動者有約定,用人單位在勞動者工資之外另支付一定數額的費用,由勞動者以個人名義參加社會保險或者續保,如勞動者申請仲裁,要求用人單位按比例承擔費用,或者要求補繳個人繳費與用人單位繳費的差額,或者要求將個人參保改為單位參保,應當如何處理?

      繳納社會保險費是法定強制性義務,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后應依法參加社會保險,用人單位還應承擔對勞動者應繳納社會保險費的代扣代繳義務。如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約定,用人單位以現金方式支付勞動者社會保險費或用人單位采取由勞動者以自由職業者身份繳納社會保險費的做法,均不符合法律規定。如勞動者申訴仲裁的,仲裁委員會應依照規定,裁決用人單位應按國家規定為勞動者辦理社會保險申報手續,雙方均應補繳社會保險費,從公平原則出發,勞動者應將用人單位以現金方式支付本人的社會保險費用返還用人單位。

      此案勞動者是向勞動監察部門投訴的社會保險事項,在具體案件的處理中,勞動監察部門的口徑與勞動仲裁是完全一致的。至于用人單位為勞動者申報繳納勞動者個人已經繳費的時間段,勞動者個人帳戶的處理問題,應當由社保經辦機構根據具體情況處理,不應成為用人單位不履行參保義務的理由。

      問題三:勞動者不返還單位的社保補貼,也不承擔個人按比例承擔的社會保險費,單位能否拒絕為其申報繳納社會保險?這里存在著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筆者認為,我們應當理清各部門在辦理社會保險事項中的分工和權限。勞動保障監察機構是責令用人單位為勞動者向社會保險經辦機構申請辦理社會保險登記,申報應繳納的社會保險費數額;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核定應當繳納的社會保險費;由社會保險征收機構負責征收社會保險費。從公平角度出發,應盡量說服勞動者承擔個人繳費的義務,如勞動者拒不配合,勞動保障監察機構不應理涉保險補貼和個人承擔比例的問題,仍應責令用人單位為勞動者補辦社會保險登記。因為勞動者承擔的社會保險費由用人單位代扣代繳。代扣社會保險費的義務自始自終都是用人單位的,并不因勞動者離開單位或無法代扣而發生轉移。社會保險費征收機構也是向單位征收,而非分別向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征收社會保險費。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若干規定第二十條也規定:職工應當繳納的社會保險費由用人單位代扣代繳。用人單位未依法代扣代繳的,由社會保險費征收機構責令用人單位限期代繳。所以,無論何種理由,用人單位都不能規避為勞動者申報繳納社會保險費的義務。此案中,用人單位代繳后可以向勞動仲裁委或人民法院主張已支付的社保補貼和為勞動者代繳的社會保險費。

      由此可見,用人單位切莫貪圖一時省事或眼前利益,最后只會付出更多的時間、精力和金錢。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楊海波
    [責任編輯:]
  • 關鍵字: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 重庆老时时开奖结果 三d四码组六遗漏 捕鱼达人是哪个公司开发的 老时时官网 3个骰子猜大小概率 重庆欢乐生肖是不是官方的 体彩大乐透专家预测号码 欢乐二人麻将免费下载 北京时时软件哪家好 合乐888计划软件 北京塞车计划全天稳定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百分百中奖 二八杠必赢技巧 大乐透综合基本走势图 二八杠游戏作弊器下载 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