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
  • 默默無聞打水人 來源:中國勞動保障新聞網 作者:崔文樂 日期:2017-12-14

      上午八點半,已經上班,社保服務中心大廳的熱水爐前,不少空暖水瓶仍在那兒擺放著。不時有工作人員急匆匆來此,瞅一下水溫數字,見水依然未開,又小碎步快跑離去。水可以緩一下再喝,服務窗口可不能空崗太久。“平日里,一來到就有水接啊,今天是怎么回事呢?”不少人充滿疑惑。

      接近九點,熱水爐前的暖水瓶才全部打滿熱水,被依次提走。有了水,能夠湊工作間隙喝上一口,潤一下嗓子,及時緩解一下因服務話語太多導致口干舌燥而帶來的疲乏。如此,工作人員才能穩下來,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盡量縮短群眾等待的時間,為群眾提供優質高效的服務。

      中心主任詢問值班保安,得知如往常一樣,是七點半按時打開的熱水爐電閘;又安排維修人員對熱水爐進行了全面排查,未發現任何異常。“八點前就能燒開第一爐水;第二爐水更快一些,應該在八點二十左右;平日八點半的時候,所有工作人員就已打完水,一切準備就緒,開始工作了。”中心主任邊推算邊猜想著,“一定是平日里來得比較早的窗口工作人員今天來晚了,打水也就晚些,導致后來接水的人員只能往后推,就更晚一些。但是,也不可能說晚都一起晚呀,這可是牽涉到了一半窗口的用水量,至少十五、六只暖水瓶。”

      搬進這新的服務大廳一個多月了,還從未發生過如此情況。中心主任馬上來到監控室,是時候了解一下平日里工作人員的到崗先后情況了。他先是打開了當天的監控,發現八點十分的時候,小于一路小跑進了大廳,開始在窗口收集暖水瓶,然后分批運往熱水爐處,各個打滿熱水后,又分批運回,共十六只暖水瓶,用時十分鐘。整個過程,小于有些手忙腳亂,掉地上兩次瓶塞,接漾了三次水,但總算在八點二十的時候,把第一爐的開水接完,并開始為熱水爐添加過濾好的涼水。在加水的同時,大部分的工作人員正陸陸續續到達大廳,不少人拎著暖水瓶來打水了。時間顯示,等水再次燒開的時候,已經是八點四十三分。

      按日期繼續往前追查監控,中心主任驚訝地發現,一天又一天,一個工作日也不間斷的,總是在七點四十左右就第一個到達大廳打水的,不是小于,而是大榮。打水的程序和小于基本一樣,但整個打水的過程,大榮卻是不慌不忙、氣定神閑,手法熟稔,有時還哼著不知名的小曲兒。提前將所有空暖水瓶在熱水爐前整齊地擺放成幾排,靜等水開的間隙里,大榮總是先用抹布將熱水爐細致地擦拭一遍。水要開了,大榮依次摘掉瓶塞,對應著暖水瓶同樣整齊地在臺上擺放成幾排。水開了,一壺又一壺地依次接滿,平穩放下,水不溢不灑;一個又一個地按上瓶塞,不混不亂,麻利、穩妥、有序,也不曾滑落一個。接完了,加上涼水,一趟又一趟地將暖水瓶送回各個窗口,原地落位,不錯一個。等大榮加滿涼水,再次開始燒水的時間總在八點之前。

      中心主任不忍心再看下去了,一股敬佩之情已在他的心底油然而生。事情已經明了,大榮一直在默默無聞地堅持為大廳近一半的窗口打水,也確保了另一半窗口在上班前能夠順暢打上水;當天,很少請假的大榮有事請了假,為了不影響服務大廳正常的上班秩序,他委托同一科室的小于提前到崗,替他,實際上是替大家打了這一次的開水。孰料,小于遲到了。

      大榮姓榮,工作之外如此識大體、顧大局,分內的工作就更不用多說,如他的姓氏一樣,他就是社保服務中心的榮耀。如今,在他的感召下,服務中心多了一個又一個的“第一打水人”。

      上午八點半,已經上班,社保服務中心大廳的熱水爐前,不少空暖水瓶仍在那兒擺放著。不時有工作人員急匆匆來此,瞅一下水溫數字,見水依然未開,又小碎步快跑離去。水可以緩一下再喝,服務窗口可不能空崗太久。“平日里,一來到就有水接啊,今天是怎么回事呢?”不少人充滿疑惑。

      接近九點,熱水爐前的暖水瓶才全部打滿熱水,被依次提走。有了水,能夠湊工作間隙喝上一口,潤一下嗓子,及時緩解一下因服務話語太多導致口干舌燥而帶來的疲乏。如此,工作人員才能穩下來,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盡量縮短群眾等待的時間,為群眾提供優質高效的服務。

      中心主任詢問值班保安,得知如往常一樣,是七點半按時打開的熱水爐電閘;又安排維修人員對熱水爐進行了全面排查,未發現任何異常。“八點前就能燒開第一爐水;第二爐水更快一些,應該在八點二十左右;平日八點半的時候,所有工作人員就已打完水,一切準備就緒,開始工作了。”中心主任邊推算邊猜想著,“一定是平日里來得比較早的窗口工作人員今天來晚了,打水也就晚些,導致后來接水的人員只能往后推,就更晚一些。但是,也不可能說晚都一起晚呀,這可是牽涉到了一半窗口的用水量,至少十五、六只暖水瓶。”

      搬進這新的服務大廳一個多月了,還從未發生過如此情況。中心主任馬上來到監控室,是時候了解一下平日里工作人員的到崗先后情況了。他先是打開了當天的監控,發現八點十分的時候,小于一路小跑進了大廳,開始在窗口收集暖水瓶,然后分批運往熱水爐處,各個打滿熱水后,又分批運回,共十六只暖水瓶,用時十分鐘。整個過程,小于有些手忙腳亂,掉地上兩次瓶塞,接漾了三次水,但總算在八點二十的時候,把第一爐的開水接完,并開始為熱水爐添加過濾好的涼水。在加水的同時,大部分的工作人員正陸陸續續到達大廳,不少人拎著暖水瓶來打水了。時間顯示,等水再次燒開的時候,已經是八點四十三分。

      按日期繼續往前追查監控,中心主任驚訝地發現,一天又一天,一個工作日也不間斷的,總是在七點四十左右就第一個到達大廳打水的,不是小于,而是大榮。打水的程序和小于基本一樣,但整個打水的過程,大榮卻是不慌不忙、氣定神閑,手法熟稔,有時還哼著不知名的小曲兒。提前將所有空暖水瓶在熱水爐前整齊地擺放成幾排,靜等水開的間隙里,大榮總是先用抹布將熱水爐細致地擦拭一遍。水要開了,大榮依次摘掉瓶塞,對應著暖水瓶同樣整齊地在臺上擺放成幾排。水開了,一壺又一壺地依次接滿,平穩放下,水不溢不灑;一個又一個地按上瓶塞,不混不亂,麻利、穩妥、有序,也不曾滑落一個。接完了,加上涼水,一趟又一趟地將暖水瓶送回各個窗口,原地落位,不錯一個。等大榮加滿涼水,再次開始燒水的時間總在八點之前。

      中心主任不忍心再看下去了,一股敬佩之情已在他的心底油然而生。事情已經明了,大榮一直在默默無聞地堅持為大廳近一半的窗口打水,也確保了另一半窗口在上班前能夠順暢打上水;當天,很少請假的大榮有事請了假,為了不影響服務大廳正常的上班秩序,他委托同一科室的小于提前到崗,替他,實際上是替大家打了這一次的開水。孰料,小于遲到了。

      大榮姓榮,工作之外如此識大體、顧大局,分內的工作就更不用多說,如他的姓氏一樣,他就是社保服務中心的榮耀。如今,在他的感召下,服務中心多了一個又一個的“第一打水人”。

      上午八點半,已經上班,社保服務中心大廳的熱水爐前,不少空暖水瓶仍在那兒擺放著。不時有工作人員急匆匆來此,瞅一下水溫數字,見水依然未開,又小碎步快跑離去。水可以緩一下再喝,服務窗口可不能空崗太久。“平日里,一來到就有水接啊,今天是怎么回事呢?”不少人充滿疑惑。

      接近九點,熱水爐前的暖水瓶才全部打滿熱水,被依次提走。有了水,能夠湊工作間隙喝上一口,潤一下嗓子,及時緩解一下因服務話語太多導致口干舌燥而帶來的疲乏。如此,工作人員才能穩下來,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盡量縮短群眾等待的時間,為群眾提供優質高效的服務。

      中心主任詢問值班保安,得知如往常一樣,是七點半按時打開的熱水爐電閘;又安排維修人員對熱水爐進行了全面排查,未發現任何異常。“八點前就能燒開第一爐水;第二爐水更快一些,應該在八點二十左右;平日八點半的時候,所有工作人員就已打完水,一切準備就緒,開始工作了。”中心主任邊推算邊猜想著,“一定是平日里來得比較早的窗口工作人員今天來晚了,打水也就晚些,導致后來接水的人員只能往后推,就更晚一些。但是,也不可能說晚都一起晚呀,這可是牽涉到了一半窗口的用水量,至少十五、六只暖水瓶。”

      搬進這新的服務大廳一個多月了,還從未發生過如此情況。中心主任馬上來到監控室,是時候了解一下平日里工作人員的到崗先后情況了。他先是打開了當天的監控,發現八點十分的時候,小于一路小跑進了大廳,開始在窗口收集暖水瓶,然后分批運往熱水爐處,各個打滿熱水后,又分批運回,共十六只暖水瓶,用時十分鐘。整個過程,小于有些手忙腳亂,掉地上兩次瓶塞,接漾了三次水,但總算在八點二十的時候,把第一爐的開水接完,并開始為熱水爐添加過濾好的涼水。在加水的同時,大部分的工作人員正陸陸續續到達大廳,不少人拎著暖水瓶來打水了。時間顯示,等水再次燒開的時候,已經是八點四十三分。

      按日期繼續往前追查監控,中心主任驚訝地發現,一天又一天,一個工作日也不間斷的,總是在七點四十左右就第一個到達大廳打水的,不是小于,而是大榮。打水的程序和小于基本一樣,但整個打水的過程,大榮卻是不慌不忙、氣定神閑,手法熟稔,有時還哼著不知名的小曲兒。提前將所有空暖水瓶在熱水爐前整齊地擺放成幾排,靜等水開的間隙里,大榮總是先用抹布將熱水爐細致地擦拭一遍。水要開了,大榮依次摘掉瓶塞,對應著暖水瓶同樣整齊地在臺上擺放成幾排。水開了,一壺又一壺地依次接滿,平穩放下,水不溢不灑;一個又一個地按上瓶塞,不混不亂,麻利、穩妥、有序,也不曾滑落一個。接完了,加上涼水,一趟又一趟地將暖水瓶送回各個窗口,原地落位,不錯一個。等大榮加滿涼水,再次開始燒水的時間總在八點之前。

      中心主任不忍心再看下去了,一股敬佩之情已在他的心底油然而生。事情已經明了,大榮一直在默默無聞地堅持為大廳近一半的窗口打水,也確保了另一半窗口在上班前能夠順暢打上水;當天,很少請假的大榮有事請了假,為了不影響服務大廳正常的上班秩序,他委托同一科室的小于提前到崗,替他,實際上是替大家打了這一次的開水。孰料,小于遲到了。

      大榮姓榮,工作之外如此識大體、顧大局,分內的工作就更不用多說,如他的姓氏一樣,他就是社保服務中心的榮耀。如今,在他的感召下,服務中心多了一個又一個的“第一打水人”。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劉俊良
    [責任編輯:]
    新時代,讓技能榮耀青春人社部2017-11-22培養正常的親子關系才有真正的“王者榮耀”光明網2017-07-06申遺成功:責任大于榮耀中國勞動保障新聞網2014-06-26這是我們共同的榮耀中國勞動保障新聞網2013-06-26
  • 關鍵字: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